hello im 601
  • 澳大利亚大选: 帕拉玛塔市为什么重要?

     

    尽管选民更喜欢现任首相,但是在托尼阿伯特领导下的反对党却可能获胜。

    原文地址 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584390-though-voters-prefer-prime-minister-opposition-under-tony-abbott-looks-likely-win-why

    825日,两名著名政治领导人对无法参加印度澳大利亚友好展览做出道歉。工党总理陆克文(上图,,),前往堪培拉参加有关叙利亚的简报而不能参加活动。反对党领袖托尼·阿博特(上图右),飞往布里斯班推出他97日的澳大利亚大选竞选活动。民意调查显示,阿博特先生和他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将结束六年的工党管制。

    两位联邦领导人错过了宝莱坞音乐和印度菜,同时还错过了澳大利亚政客的不同意见。深知聚会的重要性,陆克文和艾伯特分别派遣他们的部长和影子移民部长出席此活动。出席的凯尔特政客融入到近15000名印度人,斯里兰卡人、孟加拉人、尼泊尔和中国人组成的人群中。

    此项活动发生在霍姆布什,一个西悉尼中心的市郊。它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同时也是此次选举最主要的战场。庞大的西郊, 47百万城市悉尼人中半数人们家庭坐落的地方,而他们也将最直接的看到部分竞选活动。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移民把曾经是白人工产阶级的劳动中心地带改变成现代澳大利亚的疆域。大约27%的澳大利亚人是是海外出生。在悉尼西部的一些地区,这一比例超过了一半。

     

    帕拉马塔是最古老的区之一, 它引入了许多来自印度的移民,现在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移民来源。卡巴玛塔,12公里(7.5英里)的西南, 拥有成千上万逃离越南战争的印度支那难民和他们的后代。他们的政治观念不能预测。选区卡巴玛塔的工党支持者克里斯·海斯预计西部此次投票方式将会有更大的波动性。

    预计的波动性主要来源于,工党驳回了吉拉德在6月作为领导人和总理一事,并同时从新启用陆克文。在吉拉德不受欢迎的情况之下,工党在悉尼和其他人口密集的新南威尔士地区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起初,赌注似乎起到了作用,有民意调查显示工党与反对派不相上下。但是他们现在指向自由党的胜利。陆克文一直很难用政府有力的政绩说服选民政府成功地在全球性金融危机下保持住经济增长,并且控股失业率下降至5.7%。相对来说自从2007年工党上台起,选民们更加反感于其内部领导人职位变动问题 -从陆克文到吉拉德再回到陆克文,同时还令选民反感的是他们的个人竞争关系。霍姆布什活动的一天前,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悉尼西部地区的工党的席位有可能会下降。工党在陆克文的老家昆士兰也陷入困境,他甚至需要竭力奋争自己的在布里斯班郊区的位置。一个高级工党议员在展会上认为人们已经不再听从凯文

    阿博特对工党的困境表现的非常不留情面。他质问澳大利亚人他们是否可以像过去的六年那样再忍受三年。引用阿博特的话是不负责任的垃圾场狗,阿博特先生曾经有过言行无礼的名声。 在这项竞选中他体现出了纪律严明, 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他庞大的支出计划, 这让他相悖于自由党的大市场,小政府的立场。他未能令人信服地解释出他将如何资助这些计划, 特别是在最近财政部预测未来四年政府收入将削减至330亿澳元的时候(290亿美元)

    如果他赢的竞选,阿博特承诺,他的第一个行动将是废除工党在去年推出碳税。在一个市场的地方应对气候变化的方法,他提出了直接行动”: 四年投入超过30亿美元引导治理大型碳排放问题。评论家认为,这样的方案存在滥用的可能。

    但是,阿博特最具争议的政策包括联邦政府可使女性带薪产假赚取高达150000澳元的一年零六个月的全额工资。而这笔支出将被百分之1.5的高收入企业税率上升的而替代。艾伯特产生这种想法主要来源于缺少女性支持者。几个远瞻性的内阁同僚不赞成这项政策,同时也受到经济学家猛烈抨击。来自澳大利亚美林美国银行的艾斯雷克, 称之为一个可怕的政策”, 并且不支持阿博特可将提高生产率的说法。艾斯雷克说,如果自由党获胜阿博特毫无把握的市场观点过大支持政府干预将会削弱任何商业和投资者的信心。

    陆克文已开始他最后阶段的竞选,并在827号发表了有关外交政策的演讲,相比阿博特在这个领域显示出极小的兴趣。休怀特是一位在外交政策的思想家,他认为比起吉拉德或是阿博特,陆克文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地位的想法是无法比拟的精通。但是,在悉尼西部的选票依然很难扭转形势,或是抗争来自于三分之二澳大利亚大型城市的新闻报纸的和鲁伯特,默多克汽车支持的反陆克文活动。全国民意调查显示,澳大利亚人仍然希望陆克文作总理而不是阿博特,但他们已经不想继续忍受工党。如果最后一刻工党赢得竞选,这将成为一个奇迹。